<menu id="0gkos"></menu><menu id="0gkos"><u id="0gkos"></u></menu>
<object id="0gkos"><acronym id="0gkos"></acronym></object>
<input id="0gkos"></input>
  • <input id="0gkos"></input>
    <menu id="0gkos"></menu><menu id="0gkos"></menu>
  • <nav id="0gkos"></nav><input id="0gkos"><u id="0gkos"></u></input>
    母親做的菜
    作者:趙凱  時間:2020-03-08   
    【字體:

    一場大疫,打破了原本應該美滿祥和的春節,全國人民在習近平總書記親自指揮、親自部署下,在黨中央、國務院的堅強領導下,開始了一場萬眾一心,共同抗疫的“居家戰爭”。春節在家里和家人一道成了居家大廚,做著各種吃的,今天是我侄子23歲的生日,電話祝福過后突然想起了我的母親,轉眼母親已離開23年了,也讓我想起了母親做的菜。

    母親生在蘇北的農村,是外婆的“老來得女”,自幼身體就病懨懨的,能活下來是命大。在搞人民公社“大食堂”那會兒,人們喝上米湯也是不容易的事,挨餓總是經常的。外公便偷偷在河灘上種了一片胡蘿卜,這樣母親才不至于被餓死。但胡蘿卜的做法通常只用水煮熟后放些鹽而已,以至于母親后來一見胡蘿卜便膩得不行。

    也許是緣于這種經歷,母親對生活便沒有太多的奢求。母親唯一擅長的菜是做一種叫 “蘿卜豆”的咸菜,大概的做法是將黃豆煮熟,密封,等到表面長出了絨絨的霉菌,便用新鮮的蘿卜切碎,放了辣椒等佐料,撒上重重的鹽,過一陣子就可以吃了。最初的味道的確還算鮮美,可是吃上一陣子就讓人煩了。到了冬天,青菜除了白菜、蘿卜再無其他,我和哥哥常常沒了胃口,母親就顯得很著急,便將“蘿卜豆”變了花樣,通常是加了兩個雞蛋放進去炒了,讓我們吃上兩天,她則仍舊吃那沒放雞蛋的。

    后來,我們隨父親辦了“農轉非”,卻并沒過上想象中要啥有啥“城里人”的生活,日子仍舊過得拮據,只是雞蛋吃得多了。原因是母親工作的養雞場,內部職工可以將破碎的雞蛋用很低的價格買回來。可是我們總是覺得母親做的味道沒有人家做的好吃。

    上初中時,有一天吃晚飯,不知怎么的,我突然沖她吼了一句:“你做了這么多年菜,怎么就不能做得水平高一點。”母親一下子怔住了,一時不知如何回答我。好半天,她轉過頭去,我隱約感覺到,母親的眼中噙著淚水。過后,我終于感到自己說錯了話,可是我始終沒有勇氣向母親說對不起,因為我覺得,那是電影里的人說的。可那句“對不起”,卻一直深深地埋在我心里,沒有機會說出來。

    可母親也有拿手的,就是包餃子。母親搟的皮總是又薄又圓,我很小就跟著學,可就是搟不圓,母親常常是用沾滿面粉的面杖敲在我的頭上,敲得我淚流滿面。母親說:自己學會包餃子,長大了就不受媳婦的氣,自己啥時想吃就自己包。成家后,我第一次與妻子一起包餃子,她問我怎么把皮搟得那么圓?我笑著向她說起母親的話,妻子聽后沒有吱聲,淚水從她眼睛里淌了下來。

    后來,母親病情嚴重,也拿不動鍋鏟了,便再也沒做過菜。終于在一個繁花的季節悄然離去。多年過去了,好吃的飯菜不再成為一種奢侈的愿望,我卻常常想起母親做的菜。


   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色三级床上片完整版大全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品善网